雲彩見證

神必成就

陳俐蓁口述

陳俐蓁和她的一對可愛女兒,惟真、惟潔  我是第三代的基督徒,但基督教對我而言,只是謝飯禱告的宗教儀式。從小在單親家庭長大的我,對於父親嚴厲的管教,及他用神的懲罰來威嚇我的方式,令我非常厭惡。

國小時,因為我個性內向,成了被霸凌的孩子。為了不被霸凌,我告訴自己:「必須變強。」因此讀國中時,我就開始混太妹、打架、學抽煙,一抽十二年之久。

上高中後,我也常翹課、犯校規,但導師每次約談我,都被我連哄帶騙的說詞打動了,也為我消過。就這樣,我一直在長輩、老師的面前過著「乖女孩」和「小太妹」的雙面生活。

後來升學,我選擇了企業管理科系,因為驚覺一個人若要擺脫貧困的環境,就得成為有權柄、有能力的人,去管理別人。

出社會後,每進一家公司,很快我就能取得老闆的信任,成為被倚重的對象。但我明白,我個性的陰沉、詭計多端,是踩著別人往上爬,才達到目的的。

當時,我先生是南投的砂石業者。這是一個龍蛇混雜、黑白兩道並行的行業,基於天生海派的個性,在這樣的環境應酬,對我並不成問題。但隨著孩子一天天長大,我開始擔心孩子的未來,我思想:「難道要給孩子這樣的環境嗎?」為了給孩子有較好的未來,我決定搬回台北。我在台北一家科技公司擔任管理職,女兒就請長輩代為照顧。由於我們夫妻聚少離多,而且我堅持不離開台北,以致婚姻破裂,雙方協議離婚,女兒的監護權歸我。

雖然我是第三代基督徒,但我們家是不上教會作禮拜的那一種。姑姑因為有一次向教會借場地,才重拾她的教會生活,因而也帶領我們一家開始聚會。從此,我開始有了教會生活,但還是不認識這位神;我仍然在朋友、家庭、公司中,過著自以為是的基督徒生活。

後來我在公司認識了一位同事,他的單純吸引了我。我們開始交往且同居,這樣過了六年。由於過去有婚姻失敗的經歷,加上彼此間個性差異極大,我一直迴避談論婚嫁。我們不願分開,並不是因為彼此相愛,而是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我發現懷孕了。那天我的情緒完全崩潰,無法接受這事實。我想:「怎麼可能?他會接受這個孩子嗎?為何同樣『未婚懷孕』的錯又重演,我還沒準備進入婚姻,難道我要為自己造成的錯誤去傷害這個無辜的孩子嗎?」我為自己的任性懊悔不已。之前男友曾說:「不婚不生,只要有電腦就夠了。」此時我不知怎麼跟他說,或向他的家人坦誠我的過去。加上我家中又發生財務問題,種種的困難,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那天,我坐在客廳裡嚎啕大哭地向神禱告,並且向祂認罪,為我從小到大任意妄為、獨斷專行的錯向祂認罪。哭累時,我突然聽到神對我說:「我必成就!」聽到這句話後,我整個人釋放下來,感覺非常平安。

當晚,我緊張地對男友說懷孕的事,沒想到他說:「把孩子生下來。」而且他有作父親的準備,讓我好意外。男友的家人也接受這一切,過程平和順利;我家的財務問題也順利處理了。原先我所擔憂的事,一件件被解決了。

我先生是科技業工程師,原本就不信神,他曾說:「全世界的人都信了,我一定是最後一個;若要信,叫神來跟我談。」然而結婚前的某個主日,他陪我去教會,因為聽了一篇講道受感動,決定要受洗歸主。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的事了。最後,我們在神的見證和牧師的祝福下完成婚禮,並且一同宣告:「我們的家要成為基督化家庭」。

懷孕期間,我們夫妻熱切追求更深認識神,且受裝備,參與服事。孩子出生後,我們也一起受神學院裝備;現在,我還成了教會的執事,每天喜樂地服事神。

不久之前,我發現一種以寫筆記的方式來讀經,幫助我再次深讀《傳道書》。我看到自己從前所追求的就像傳道書所說的捕風捉影一樣;我庸庸碌碌地追求想要的一切,最後還是回到原點。我也像倉鼠一樣,在滾筒上不斷地跑,卻沒有前進半步。這時我才體會到,成就神的旨意比追求自以為是的生活更重要。因此我內心決定要認識神,明白受造的目的,學習服事祂和敬拜祂。

我鼓勵會友和我一樣,一同寫靈修筆記,結果幾乎全教會的人都參與了。我告訴他們:「讀靈修書固然好,但若不寫下來,那些內容再好也是別人的。」我帶領他們腳踏實地認識神,這才是正道。

大衛曾說:「你因我純正,就扶持我,使我永遠站在你面前。」(詩四十一:12)純正就是正直的意思。大衛以正直的行動來操練自己,這樣遇到風浪時,才不會被吹得東倒西歪。這也是古人所說:「樹根若扎得深,不怕樹尾作颱風。」若要有這結果,就不能只是聽道,而是要行道。

感謝神,祂讓我陪伴了小組組員在這目標上一起成長。我相信我們所要經歷的一切,都已寫在聖經上了,只要勤讀聖經,最後一定會如聖經所說的:「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伯四十二:5

正如之前神對我說的:「我必成就。」真的,祂已徹底改變我的生命了。之前的我與現在的我有如天壤之別;這是神的作為,我要為此稱謝祂。(李鴻志 採訪整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外宣教季刊 的頭像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