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彩見證】

祂是信實的神

周岱蓉口述

我家是一般傳統宗教信仰,小時候家庭經濟不佳,姑姑們到天主堂領救濟品,因而接觸到神。那時,阿嬤得了乳癌,姑姑們知道有一位神可以倚靠,於是向神禱告:「如果媽媽開刀治癒了,我就相信祢是真神並受洗。」雖然開刀治癒了,但姑姑還是沒有受洗。幾年後,阿嬤又得了子宮頸癌,她們仍如此禱告,那次開刀非常順利,所以姑姑們就全受洗了。信主之後,她們在教會很忠心地服事。

小時候我去過禮拜堂,但牧師是外省人,講的道我很難意會。因為在家中有不被愛的理由,所以我開始尋求自己想要的生活。高中時,我結識了前夫,十九歲結婚,二十歲生了大女兒。

婚姻不順陷入酒精綑綁

結婚後我與丈夫在生活上有很大的衝突,而且相愛的感覺也漸漸消失。丈夫在二十歲時去當兵,我以為藉寫信可以增進彼此的關係,但事實並非如此。退伍後,我們的關係越加封閉,常常爭吵,十一年的婚姻最後以離異收場。

離開家後,我的情緒非常不穩定,想找尋生命的意義,也試圖尋求一位愛我的男人,但所遇到的不但不能讓我感受到真愛,還常讓我陷在困惑與迷網裡。九年前(我受洗的前兩年)與男友交往,不小心成了第三者,在情感與經濟糾葛下,我陷入極大的痛苦。

在此期間,我曾想信靠神,但我不知道祂是誰。我也到許多廟宇去尋找,雖然法師很會講,但我發現他說的無法套用在我身上;因為每個人不同。

那時男友平均三個月會對我家暴一次,之後又用柔情攻勢對我說:「其實我很愛你。」我就陷在這樣的情感糾結與懼怕中。在進退兩難之下,我開始酗酒,找尋短暫的釋放以逃避現實,因此陷入酒癮之中。也曾想喝下一整瓶58度的高粱酒,讓自己無感的離開這世界,也算是一種了結。

在這樣反覆的痛苦中,有一天姑姑告訴我:「阿嬤得了肝癌末期,不能開刀。」我回去看阿嬤時,她只能喝少許流質食物,不太能說話。我看到她被衰殘的肉體囚禁,無力抵抗時,心裡非常難過。回去後,我整晚睡不著覺地痛哭,當情緒到臨界點時,我對著天空呼喊:「阿嬤!妳不是認識一位神嗎?為何祂無法幫助妳?天底下到底有沒有神,為何我們要受這種苦呀!」

尋找就尋見

我哭著,直到凌晨四點才睡著。我做了一個印象鮮明的夢——耶穌站在阿嬤身旁,溫柔地對我說:「凡需要我的,我必在他旁邊。」聽到這聲音,我的哀哭霎時變為安慰。我好想飛奔回去告訴阿嬤,有關耶穌說的事。一個星期後,有天下午我回去看阿嬤,很認真地對她與姑姑們述說耶穌所說的話。那天晚上七點多,阿嬤就在家中蒙主恩召了。我們在阿嬤身旁,輪流念了三天的聖經給她聽。

因為耶穌在夢中曾向我說話,而且這三天我讀了許多的聖經,也參加牧師主持的家庭禮拜,姑姑們便建議我要受洗。那次我完全沒有拒絕,且很快報名教會受洗班的課程。

以前我只看懂聖經裡面的字,並不懂其義,也不明白牧師講的道,但那一天參加受洗課時,我完全知道福音在講什麼,而且至今回想起來還常跟神說:「為何不早一點讓我明白?若我能早點明白這些真理,並早早服事你,就不需要走那麼多冤枉路了。」

之後我也帶領兩個女兒到教會,她們也都受了洗。牧師為大女兒禱告時,她突然嚎啕大哭,牧師說:「妳要原諒妳的母親,她不是故意的。」事後我問她:「那次除了傷心之外,妳還有什麼感覺?」她說:「我看到許多大小不一的黑色球體在我身體裡亂竄、亂撞,最後都飛奔出去了。」從那時起,她就開始認識神,眼神也從忌恨到溫柔正直,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我受洗後仍和男友同居了一段時間,但我想離開他。當時姑姑也打電話來問我:「要不要搬回家住?」以前她從未提及這事。那天,我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的勇氣與決心,決定要搬離那個羈絆我許久的地方,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搬回家。男友再來找我時,我只淡定地告訴他:「我搬回家住了。」

搬離同居地後,我開始過與神親近,並全然倚靠祂的生活。受洗後第三次參加禱告會時,突然發現自己已脫離藥癮和酒癮的捆綁,經歷了神蹟。

回想以前,為何聽不懂牧師講的道,其中一個原因是,沒有看到見證。若能透過實際見證來表達信仰,會讓人更加體會這位拯救人的神是誰。於是我開始這樣帶領人來信主,我求問神:「人的需要是什麼?」我按著他們的需要而給予。

受洗後第二年半,耶穌呼召我三次,祂說:「要餵養我的小羊。」於是,我約人到家裡來參加小組聚會,也在教會成為敬拜者與禱告者。

走過大半人生的我,雖然努力卻是跌跌撞撞,撞得滿頭包,也學到很多功課了。如今我已信主,為著神的榮耀,要走祂所引領的路。約翰福音十四章六節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耶穌是生命的一切答案,我何等盼望讓更多人能認識祂。

我相信人若願意按聖經的原則與真理來行,一定是蒙福的;因為神是信實的,祂的每句話、每個應許都不落空。(李鴻志 採訪整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外宣教季刊 的頭像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