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祢的時刻】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

耶穌允許邪靈附著在豬隻身上,或許也是在教導加大拉人一個重要的功課——人看重價格,神看重價值……

劉幸枝

2005年,一所羅馬與梵蒂岡聯盟的大學開設一門爭議性十足的課程——「驅魔與釋放禱告」,目的是提供教會認識靈界訓練新生代的驅魔師,奉耶穌基督的名釋放被轄制的人得自由。

課程內容涉及神學、社會學、醫學,心理學等各個層面,遠超過一般人對趕鬼驅魔膚淺認知與感官經驗。一位美籍義大利小說家好奇地參與這門課程,並且根據實地訪談寫成《現代驅魔師》一書,引起各界廣泛迴響。好萊塢還根據這部小說拍成電影,由安東尼霍浦金斯主演,2011全球上映。

屬靈爭戰

在科學昌明的時代,談到驅魔可能會被一些人嘲笑為迷信。但是,聖經當中卻記載了許多樁驅魔事件,也就是我們俗稱的趕鬼。聖經中提到的鬼,並不是指死去的人,而是指邪靈。

根據福音書的記載,耶穌有好幾次與靈界交戰的經驗。耶穌還曾經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帶著已經十分疲累的門徒們去「見鬼」!

話說有次耶穌如同往常服事得非常晚,門徒也十分疲累了。但是耶穌卻告訴門徒,我們現在刻不容緩,要趕快搭船到對岸去,因為那裡有人在等著我們。

門徒對耶穌的要求已經習以為常。耶穌總是有奇特的靈感,知道哪個地方有需要,祂就往那裡去。可是門徒沒有想到,在三更半夜,耶穌叫他們搭船渡過加利利海到對岸的低加波利。

低加波利意指「十城」,當地不僅是人種複雜,連文化也複雜。對非常強調血統純正,信仰純正,飲食條例都要符合摩西律法規定要求的猶太人來說,那是一個骯髒污穢的地方。因為那裡不僅是拜偶像,而且還養豬,吃豬肉。

豬是雜食的動物,在猶太律法中被視為不潔淨。耶穌就是要帶領門徒到一個他們完全陌生的世界,近距離地接觸一群拜偶像的人、被鬼附的人。這宣教旅開了猶太門徒的眼界,也為他們日後赴各地宣教做好了心理準備,讓他們親身見證「神的兒子顯現出來,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約壹三:8

就在那一晚,加利利海的氣流讓人感到不安。事實上,耶穌的門徒當中包括彼得、約翰、安德烈、雅各等人在內,都是伯賽大漁村長大的漁夫,他們熟悉加利利海的生態,卻仍然對瞬息萬變的海上風暴束手無策

據公元一世紀史學家Josephus的記錄,當時加利利海有繁榮的漁業,約有230艘船隻定期在湖上工作。加利利海又稱提比哩亞海或革尼撒勒湖,它是以色列的淡水湖。總面積166平方公里,最大深度48公尺,低於海平面213公尺,是地球上海拔最低的一個淡水湖,也是世界上海拔第二低的湖泊,僅高於其南側的鹹水湖死海。由於這個湖泊位於地勢低窪的裂谷中,群山環抱,經常突然發生強烈的風暴。

門徒的異文化短宣之旅,首先是在月黑風高的夜晚遇到加利利的海上風暴。這場風暴彷彿是預告隨之而來的屬靈爭戰,魔鬼總是出其不意的發動攻擊,伺機興風作浪,好叫我們怯步喪膽。

屬靈釋放

雖然耶穌後來平靜風浪,可是好戲還在後頭。耶穌與門徒在加大拉一帶登岸(路八:26),旋即聽見可怕的嚎叫。一位全身赤裸、貌似怪獸的男人從墳塋衝出來,渾身奇臭無比,這人大聲喊叫:「至高神的兒子耶穌,我與你有什麼相干?求你不要叫我受苦!」(路八:28

原來,邪靈並非「有眼不識泰山」,而是非常清楚耶穌的身份。使徒行傳十六章十七節曾記載,當保羅一行人在腓立比宣教時,一位被鬼附的使女不斷高喊:「這些人是至高神的僕人,對你們傳說救人的道。」

邪靈不僅熟諳耶穌是誰,並且也曉得彼此之間勝負已經分曉,牠們的力量遠不及耶穌。雅各書二章十九節曾說:「你相信神只有一位,那很好!邪靈也這樣相信,而且非常怕他。」(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

懼怕耶穌的邪靈請求耶穌不要干擾牠們(路八:28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但他們卻是不斷在干擾人的生命,捆綁人使人不得自由的惡者。被邪靈轄制的人,雖然有驚人力量可以掙斷鐵鍊與腳鐐,仍無法脫離魔鬼的轄制任憑牠們為所欲為自刺自殘,毫無生命尊嚴(路八:20;可五:4-5)。

這位無名的被鬼附者,後來被泛稱為「格拉森人」,或許他來自當地,被邪靈驅趕到加大拉的墳塋一帶與豬混雜生活。「墳墓」、「豬群」等字眼,顯明這位格拉森人只是社會賤民活如行屍走肉。

這人的真實姓名早被遺忘,因為邪靈使他失去人格、形像和尊嚴,他只能遠走僻壤,成為被世界遺忘的人。這種在今日看來猶如浪跡在外的遊民,渾身骯髒腥臭的社會邊緣人,主耶穌竟然風塵僕僕,連夜動身地去搶救他的靈魂。

當耶穌問他:「你名叫什麼?」或許有一語雙關的含義。當我們問別人叫什麼名字時,表達出我們想認識對方的渴望;另一方面,耶穌也是在問邪靈:「你叫什麼名字?」好比警察抓住小偷,行使權柄要求對方說出名字,準備將他之以法。

邪靈回答耶穌:「我們叫『群』。」按原文直譯,是指一個擁有六千名士兵編制的羅馬軍團,象徵極其龐大的數字。雖然如此,牠們在耶穌的面前仍充滿恐懼,自知繼續在此人身上作怪已經無望,便請求耶穌讓牠們可以附身到豬群身上。聖經提到,耶穌准了牠們的要求。根據馬可福音記載,當時約有兩千頭豬在附近(五:13瞬時豬群起了大騷動竟然全數投入海中淹死。

屬靈眼光

我們無法推斷兩千年前的豬價多少,若按今日台灣一頭一百斤的白毛豬可賣八千元來推算兩千頭豬市值一千六百萬台幣。相較今日,損失兩千頭豬對飼主絕對是帶來沉重的損失

當時的飼主多半是集資僱請放豬人集體牧豬,因此,兩千頭豬應該分屬加大拉一帶不同的居民。放豬的人見到兩千頭豬集體投海,嚇得趕緊四散報告飼主這樁「慘案」。當損失慘重的飼主們憤慨而來,卻看到先前看似半人半鬼的格拉森人心智恢復,眼神鎮靜,穿上了衣服安靜的坐在耶穌面前聽道,都驚訝不已。原先的氣憤可能轉為恐懼,他們只能要求耶穌儘速離開加大拉。

這些居民的反應符合常理,試想如果我們也是飼主,一定會計較價格,根本不在乎人的價值。斤斤計較「失去」的結果,同時也失去屬靈的眼光,無法看見「被擄的人得釋放」的奇異恩典。耶穌允許邪靈附著在豬隻身上,或許也是在教導加大拉人一個重要的功課——人看重價格,神看重價值!

1997年台灣社會發生一樁駭人聽聞的擄人勒索殺人案。陳進興一等惡煞在撕票後又殺掉整型美容診所的醫護人員,在北台灣一帶四處逃竄,社會一片恐慌,人人自危。期間,一群基督徒媽媽們集資,買下各大報紙頭條版面,刊登福音書的經文,希望陳進興一等人能像耶穌身旁被釘的強盜,選擇立即悔改,接受耶穌的救恩。她們迥異於一般人只求自保的反應,令人印象深刻。

事後陳進興落網,受訪時表示他在逃亡途中已經看到了這幾則「福音廣告」,非但如此,他在黨羽先後於槍戰中死亡後,潛入了陽明山南非武官家。沒想到他們居然是一個敬虔的基督徒家庭,他們的小女兒毫無畏懼地靠近這位強盜叔叔,在語言的隔閡下,很認真的畫出一顆心,以及耶穌基督的十字架……。

曾有人說,如果陳進興因信耶穌而上天堂,那種天堂不去也罷。殊不知耶穌的愛長闊高深,即使是十惡不赦的大壞蛋,耶穌也動員了一群基督徒媽媽集資重金刊登廣告,向殺人犯下達「福音通牒」。耶穌又預備南非武官的女兒等在家裡,手拿紙筆把耶穌的愛畫給他看。耶穌的救恩顛覆了我們以價格為導向的功利盤算,讓我們跌破眼鏡,而且覺得不可思議。因為為了救罪人,耶穌連自己都捨了,成為寶貴的贖價。

屬靈傳承

格拉森人恢復人的形像後,只想跟隨耶穌。耶穌卻要他回到那一帶傳說神為他成就的大事(路八:39)。加大拉人面對失去兩千頭豬的代價換取這位社會邊緣人從轄制中得自由,而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去還福音的債。

十九世紀末從英國到中國傳福音,並建立中國內地會的戴德生頗能體會耶穌的宣教精神。他曾說:「我若有數千英磅,中國可以全數支取;我若有千條性命,中國應該擁有他們」。

1989年,一位從小受到戴德生宣教使命的感召,來自荷蘭的林迪真(阿真)效法了耶穌向格拉森人的宣教精神,到萬華傳福音,成立活水泉教會,從事關懷街友的福音事工。

原本只想做街友的阿真,在往返教會與住家的途中,常看到「站壁」的婦女。她花了十四年的時間,跟這些特種行業的人交朋友,成立了「珍珠家園」。阿真知道,這些特種行業的人都是「蒙塵的珍珠」,她的工作就是用福音把她們擦拭乾淨讓她們重新恢復神創造她們的美麗,讓福音顯出她們的價值跟尊貴。

荷蘭是何等美麗的地方,常人無法理解阿真為何要遠渡重洋來到萬華,從事特種行業婦女的福音工作,只因阿真曉得萬華是她的「加大拉」,特種行業的婦女是她的「格拉森人」,她便義無反顧的投入當中,服事她們。

福音何等寶貴,耶穌所付的代價無法用價格來估算。耶穌看重人的價值,以福音來恢復人失落的形像。如果我們曾是耶穌門徒的一員,又或是損失豬隻的飼主,是否會對耶穌如此關切一位社會邊緣人而感到不解呢?這正是福音奇異之處,耶穌的眼光跟人不一樣,人看重價格,祂看重價值。在祂眼中,每個受造者都是珍珠,祂要用福音來擦拭我們,讓我們恢復珍珠的閃亮與價值。

各位弟兄姐妹們,哪裡是我們的「加大拉」?誰是我們身旁的「格拉森人」呢?求主讓我們不是斤斤計較個人損益,而是為傳福音迫切熱誠。我們的神珍視靈魂的價值,要擦拭每顆蒙塵的珍珠,彰顯祂奇異恩典的慈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外宣教季刊 的頭像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