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文化宣教】

舊約中跨文化的宣教(七)

江榮義

第十篇 神給摩西的宣教任務(上)

一、引言:

摩西共有三個四十年。第一個,屬世的權柄--我能( I am something)。第二個,屬靈的權柄--我不能(I am nothing)。第三個,神是一切的能源--神能(God is everything)。

二、為奴宣教

有不認識約瑟的新王起來,治理埃及。埃及人嚴嚴地使以色列人做工,使他們因做苦工覺得命苦。」(出一:8,13-14)西方國家來到中國,當年他們的殖民侵略,鴉片戰爭,八國聯軍,帶著槍炮殖民侵略進到中國,這些都帶來福音非常大的誤會與攔阻,國人誤會,認為宣教士的後盾就是槍炮。當時西方國家非常富有,他們來到貧窮落後的國家,如果住洋房大樓,開轎車,過著西方享受的生活來宣教,就失去了所謂「道成肉身」,入鄉隨俗。

    這種生活方式不但不能得到國人的喜愛,反而會對洋教產生反感。所以以色列百姓在埃及帝國當中生活,必須好像約瑟,從做奴隸的生活開始,宣教士不是來做皇帝,是要學習像耶穌說:「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太二十:28)

三、出生在宣教工場

    「那女人懷孕,生一個兒子,見他俊美,就藏了他三個月。法老的女兒對她說:『你把這孩子抱去,為我奶他,我必給你工價。』婦人就抱了孩子去奶他。孩子漸長,婦人把他帶到法老的女兒那裡,就作了她的兒子。她給孩子起名叫摩西,意思說:『因我把他從水裡拉出來。』」 (二:2,9-10)

    摩西,意思是從水裡被拉上來。許多嬰孩都被淹死於尼羅河,但是摩西彷彿是從烈火中抽出來的一根柴,特別得蒙拯救。

    摩西有一位屬靈禱告偉大的母親,藉著母親的禱告,產生了三位屬靈的偉人——亞倫,米利暗和摩西。

    摩西為何能帶領以色列民出埃及?是因為他有美好屬靈的童年教育,從小他母親教導他拯救同胞的使命感。摩西的母親把兒子交給法老王的女兒來養育,這需要很特別的信心,要能夠相信耶和華神,可以在仇敵的手中成全祂的救恩。

四、跨文化宣教的裝備-華人第二代宣教士

  「摩西學了埃及人一切的學問,說話行事都有才能。」(徒七:22摩西起初並不是拙口笨舌,是因為他離開埃及太久,埃及話都忘記了。

五、為主受苦的宣教

  「摩西因著信,長大了就不肯稱為法老女兒之子,他寧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願暫時享受罪中之樂。他看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財物更寶貴。」(來十一:24-26)我們很容易選擇那簡單的道路,住在皇宮作王子,享受法老女兒對他的愛,好的不得了,但是他不要,他寧願與他的百姓同受苦害,這是道成肉身的愛。作宣教士第一要學習「道成肉身」,他願意和他的同胞一同受苦難。

    有很多時候我們不能為神宣教,是因為不願意放棄。OMF出版一本書叫「放棄權利」,這本書宣教士一定要看。我本來可以享受,在台灣過好日子,在台灣牧會,作老師,在台灣可以領高薪水,但是我願意放棄權利;為了主耶穌,我願意到中東印度非洲,從頭開始,像嬰孩一樣的學習語言。我本來是被尊重的,但我願意為主耶穌的緣故放棄這些享受。主耶穌本來富足,卻為我們成為貧窮。

六、曠野四十年,宣教士屬靈孤單的操練

    有人問我的太太盧樹珠(曾經做過卅八年的宣教士)說:「妳覺得作宣教師最困難的是什麼事?」她回答說:「作宣教師我最感到困難的就是『孤單』;因為班迪土族的人沒有文字,也聽不懂我們所講的話。談話的對象,或者是不被了解,是非常大的痛苦。」

    作為一個宣教士,在非洲宣教時,舉目無親,沒有人懂得他的語言,當靈裡面感到孤單時,沒有人能夠幫助他、了解他。摩西必須先學會單獨來到神面前,直接從神那裡得著安慰,得到答案,得著引導。這種曠野路,摩西曾經走過,他若未曾去過曠野四十年,他就不可能帶領人去曠野。

    宣教,是生命影響生命,短宣影響短宣,長宣影響長宣,不宣影響不宣。摩西若未曾做過王子,也無法了解埃及文化。他需要有兩方的經驗,缺一不可,才能作為兩種文化之間的橋樑,使人從A走到B。華人教會還停在差錢階段,需要有人作榜樣。

七、宣教的口才

  「摩西對耶和華說:『主啊,我素日不是能言的人,就是從你對僕人說話以後,也是這樣。我本是拙口笨舌的。』耶和華對他說:『誰造人的口呢?誰使人口啞、耳聾、目明、眼瞎呢?豈不是我--耶和華嗎?現在去吧,我必賜你口才,指教你所當說的話。」(出四:10-12)

    出於神的呼召,神必賜給他蒙召宣教的恩賜。如果神要你去非洲講道,神必把口才和講非洲話的恩賜賜給你,只要我們有一顆願意被主使用的心,就必蒙悅納,並且他應許說,「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申卅三:25)

八、屬靈爭戰的宣教

「摩西對百姓說:『不要懼怕,只管站住!看耶和華今天向你們所要施行的救恩。因為,你們今天所看見的埃及人必永遠不再看見了。」(出十四:13)摩西在神面前,有一個信心的宣告,雖然事情還沒有成就,但是他已經向百姓說:「你們今天所看見的埃及人,必永遠不再看見了。」所以一個屬靈領袖要先知先覺,一個後知後覺的人沒有資格作屬靈的領袖。

    這也是宣教的屬靈爭戰,雖然沒有看見紅海分開,但是已經先宣告了。我們走到人生的盡頭,進退兩難,那個時候要倚靠神,講信心的言語,如果我們不能夠講信心的言語,就無法作為眾聖徒的榜樣。

    宣教士要比牧會的傳道人有更好的靈命,因為你要作跨文化,要有更好的靈命,成為宣教士時才能站立得住。你若是講新派可以騙騙這裡的同胞,到非洲你講新派就不管用,你不信神蹟就不要去宣教。因為在非洲每天都有許多人需要神蹟,求我們為他們按手禱告醫治,連回教領袖也來。在非洲有許多病重將死的人,按手禱告就好了,你不相信神蹟就不要去。在非洲鄉下病人如此多,如果你不相信,恐怕連自己都得病;因為在鄉下的地方沒有醫生護士,凡事都要靠禱告。

    新派的神學家說馬可福音十六章十七至十八節是多餘的,他們不相信按手得醫治,喝毒物不受害,口說新方言等神蹟。但是對一個真正蒙召去非洲宣教的宣教士,馬可福音十六章是非常有用的。因為你在非洲邪靈教當中工作,有些抵擋福音的黑人會放毒物在水井裡,想要害死宣教士,但他們發現,放了毒藥在水井裡,宣教士喝了有毒的井水,竟然沒有死,後來全村的邪靈教徒也都來信耶穌了。

    如果是新派的宣教士去非洲,不禱告不信神蹟,不用幾個禮拜就回來了。我們看見摩西行了許多神蹟,因為在當年的教育水平,他們就是需要藉著神蹟來相信的。

    手能拿蛇,特別是在宣教工場,在荒山野地裡,毒蛇猛獸特別多,「那時,保羅拾起一捆柴,放在火上,有一條毒蛇,因為熱了出來,咬住他的手。土人看見那毒蛇懸在他手上,就彼此說:『這人必是個兇手,雖然從海裡救上來,天理還不容他活著。』保羅竟把那毒蛇甩在火裡,並沒有受傷。土人想他必要腫起來,或是忽然仆倒死了;看了多時,見他無害,就轉念,說:『他是個神。』」(徒廿八:3-6)

    在非洲,從早到晚,每隔幾分鐘就有村民來看病。如果有醫病的恩賜,那該多好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外宣教季刊 的頭像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