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微光】

當宣教士子女成為宣教士——在瑞典服事當地移民的Joy

採訪/戴芯榆  照片提供/Joy

    斯德哥爾摩移民區的母女.JPG來自台灣的Joy,是個在瑞典服事移民和移民二代的年輕女孩,今年26歲。高中畢業後,她就搭上了宣教船「望道號」,在船上兩年期間,得知瑞典當地移民的需要,2011年便開始學習瑞典語、長駐瑞典,至今已經四年半。

信仰不再火熱的「天堂」

    根據統計,目前移民人口約佔瑞典的16.7%,大部份來自芬蘭、德國、丹麥、挪威等歐洲國家,但近年增長最快的則是中東和北非,尤其中東難民潮爆發以來,許多阿富汗、伊拉克和敘利亞人大量湧入,光是2015一整年,總人口980萬的瑞典,就收了16萬多主要來自中東和北非的難民,居全歐洲之冠。

    一向以重視人權與社會福利聞名的瑞典,在難民援助上並不吝嗇,從2013年開始,難民不但能靠政府安排住宿,還能獲得每月補助金、就業津貼、免費瑞典語教學、兒童教育和醫療福利,其寬鬆的移民限制和令人稱羨的福利,幾乎無他國能及,被世人視為「天堂」。

  瑞典的移民社區公寓(2).JPG  這「天堂」兩字,與基督教信仰關聯甚淺。在北歐五國丹麥、挪威、冰島、瑞典和芬蘭的國旗上,都有象徵基督教傳統的十字圖樣,但現今這些國家幾乎已是無神論大國。瑞典對人權和社會福利的重視,或許來自長久內化的基督教價值觀,多數人卻表明並無信仰。Joy說:「上一代的瑞典基督徒都很火熱,大城和市區也一定會有教堂,但年輕一代幾乎不熱衷信仰追求。在台灣遇到的非基督徒,可能仍相信『神』、相信自己的宗教,但瑞典很多年輕人完全不相信『神』的存在;當你無意間聊到自己有信仰,還會被另眼相待,對方甚至不願意和你繼續交談。」

宣教,首先是「愛鄰舍」

在青少年中心交談的瑞典男子和移民二代.JPG    Joy住在一個大學城的小社區,居民約6千多人,大多是來自中東、北非、亞洲和東歐的移民。除了在宣教機構的服事,她也參與當地教會青少年中心的工作,幫助移民二代融入瑞典、參與各樣課程。「很多難民和移民二代,尤其是穆斯林,在家裡和學校受的教育完全不同,缺乏認同感和歸屬感。這間青年中心讓他們聚會、打球、辦活動、認識新朋友,也有許多人來這裡學才藝,例如樂器和跳舞。這些活動可以凝聚他們的感情,也可以和瑞典朋友平等交流。」

    在瑞典的服事和「望道號」很不一樣,在船上,也許一場對話、一次相遇就會迸出許多戲劇性的故事,但住在這個小社區,必須學習長期陪伴,而且,每一天都平凡無奇。「在這樣平凡的生活中,移民朋友不是我『幫助的對象』、『宣教的對象』,他們就是我的鄰舍,我盡己所能陪伴、參與他們的日常,有時候,我也不覺得我做了多有意義的事,只是小小問候或是寄聖誕卡片,他們都會很感動。」  

宣教士子女一樣需要真正遇見神

這位來自東歐的婦人,平日都在斯德哥爾摩街上行乞.JPG    Joy的父母都是宣教士,在她高中時帶著全家離開台灣,服事中國的少數民族。「從小我就相信父母的教導、相信有『神』的存在,但並沒有真正活出生命。我在學校非常調皮,在家裡又覺得弟弟常與我爭寵——我成績很好,獎狀很多,爸媽都沒有什麼反應,但有次弟弟拿了個進步獎,全家就很開心,我心裡不是滋味,跑進房間一直大哭,覺得自己很委屈,突然一句在兒童主日學背誦的經文浮現在腦海:『愛是恆久忍耐、永不止息。』我的心瞬間被神的愛充滿,讓我覺得自己可以繼續愛別人,當下我轉念想:『不管家人怎麼對待我,只要有神的愛就夠了。』於是走出房門,向媽媽和弟弟道歉,那是我第一次體會到神的愛可以改變人。」到了中國後,Joy轉學到一間國際學校,原本愛出風頭、活潑外向的她,因為不擅長英文,很難接受自己「好像突然變成笨蛋」。

    「雖然許多同儕都是宣教士子女,大家的背景、價值觀相似,但溝通不順暢的情況下,我的個性越來越憂鬱、封閉和憤世嫉俗,開始沉溺於文學藝術、新世紀、心靈成長等非常自我的世界。高中畢業時,我對未來很迷惘,偶然聽到『望道號』的消息,在渴望轉換新環境的心態驅使下,報名了志工。」上船前,Joy到澳門受訓,一天要讀好幾章聖經,從小在教會上主日學的她,驚覺此時才好像重新認識了神,生命瘋狂成長:「我很驚訝,原來聖經上都有我尋找已久的答案。我對神禱告:神啊!我不想再『做自己』了,我也想像聖經裡的亞伯拉罕一樣真實經歷祢。於是,我突然對以往喜愛的那些自我的書失去了興趣,甚至有些電影和音樂也都不碰了。」這句「不想再做自己」的禱告,不只讓Joy走出自己的世界,更真實看見一個神所造的天地——一個擁有195個國家、2000多個民族、72億人的世界,而當中有31億人不相信耶穌,另外20億人一生從未聽過福音、從不認識基督徒。

    「上船半年後,很多人跟我分享瑞典的需要,我卻帶著錯誤的觀念心想:『哪有人去瑞典宣教的?』當時我一直很想服事穆斯林,常常為他們禱告,並尋求下一步。有次我禱告:『神啊!哪裡有需要,我就願意去!』隔天早上,一位瑞典船員就突然帶我們禱告:『神啊!求你差派宣教士來瑞典,因為我們這裡好多穆斯林朋友!』剛好瑞典又正在徵求符合我專長的夥伴,我才確定是神引領我去瑞典。」

    身為宣教士的子女,Joy雖從小目睹父母為神獻上一切的榜樣,仍需要個人與神建立關係、真實遇見神。如今,許多加入激進組織的歐洲人,幾乎都是生長於歐洲的移民二代,從小被排斥而走上極端,Joy相信,多一人促進文化溝通,未來或許就能少一齣國際悲劇,在這樣的時代,基督徒更該領會「宣教」的真實意涵,站在這個神所造的世界裡,切實地去愛、服事、傳福音,與神一起完成我們的大使命。

照片說明:

斯德哥爾摩移民區的母女、瑞典的移民社區公寓、在青少年中心交談的瑞典男子和移民二代、來自東歐的婦人,平日都在斯德哥爾摩街上行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外宣教季刊 的頭像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