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地旅習】

保羅行蹤——以哥念

在聖經中,跳舞也是一種對上帝的敬拜方式。大衛身著細麻布的以弗得,和以色列全家在耶和華面前,用琴、瑟、鼓、鈸、鑼各樣樂器作樂跳舞迎約櫃……

陳小小

    0502以哥念清真寺02.JPG夕陽橘黃色的光芒鋪灑於路司得挖掘出來的古物,在黃綠色的草地上閃閃發光,我肆意地享受著這片農村的寧靜。微風如悠揚的樂音輕輕拂過,誤以為今日即將譜下美好的終止和弦,準備報以熱烈的掌聲。沒想到這只是一枚稍長的休止符,到了以哥念的旅館,我從寧靜牧歌式的氣氛被拋擲到血脈賁張、情緒激昂的樂段裡。

接二連三的狀況

    聖地之旅每日的慣例「三重備份」,到了下榻處的第一件要事,取出相機裡面的記憶卡,將資料備份到電腦,並透過網路上傳回台灣的信望愛網站。然而老公突然發現手機不見了。寧靜一掃而空,內心的警報器大作,發出刺耳的聲音。因為我們的手機不僅是手機的功能,它也是360度環場攝影機的遙控器!

    我不敢置信,心中暗暗肉疼。他那台是為了這趟土耳其聖地之旅新買的手機,兩萬多元啊。但我得鎮靜,不能讓老公看出我的不捨,火上澆油。裡頭的火山尖聲吼叫,就要噴出熔岩,但外表一副賢內助、好幫手的樣子溫柔安慰著,「老公你太累了,才會發生這種事。沒關係,還有我的手機可以用。難得一趟聖地之旅,所有的設備都是雙備援,不就是為了遇到類似的緊急狀況。」

    老公不斷地回想,手機可能丟在哪裡的幾個地點?最有可能是丟在路司得的古物集中處那裡。但他不願意打擾領隊小姐,也不想麻煩巴士司機載我們回去四十公里外的那裡找。加上天色已晚,視線不良,也不可能找到。

    0407路司得古物放置處02.JPG這趟聖地之旅總共十三天,似乎有些出師不利。第二天,我就在旅館的廁所遺失相機,第五天,換成老公遺失手機。就在兩人大感挫敗、心情鬱悶時,我的手機鈴聲響起,螢幕顯示著是來自台灣的電話,神經猛然繃緊。接踵而來竟是另一個壞消息,家裡出事。一壞、兩壞、連三壞,心情沉到谷底。

然而,跟隨主二十多年的經驗,已經讓我們養成好習慣,儘管壓力叢生,問題不斷,能做的,就是安靜在主裡,把手上的事情做好。老公在電腦前工作備份資料,而我是為著家裡的事流淚,默默低頭處理衣物和裝備。突然感覺遺失相機根本是小事一樁、小菜一疊。這時我不禁感謝耶穌,祂讓後面這一個大災禍削減前一個中災禍帶來的痛苦感,而不是讓我處於兩個災禍疊在一起加倍的痛苦中。

失而復得的喜悅

    睡眠,實在是上帝給人極大的恩典。隔天一早,滿血復活,看待事情的態度不再如前晚般灰心喪志。雖然判斷手機最可能是遺失在路司得的古物集中處,但我們仍去巴士上地毯式搜尋,做我們能做的,盡人事,聽天命。就在要放棄的時候,老公一眼瞥見手機夾在座椅和車身狹小的空隙內。真是不可思議!失而復得的喜悅,比買到新手機還快樂,「寶貝你終於回來了」。台灣家裡的事情,想想即使趕回去,也於事無補。儘管天空灰黯,我們還是可以努力保有積極樂觀的心。

    我的心隨著巴士奔向以哥念的清真寺,我又能像一個六歲的小女孩,能咯咯地笑著、能大聲驚呼哎喲、能深受吸引、細細品嚐個中滋味,即使前一刻中途遇到亂流也不驚慌,重拾旅遊的快樂。

    導遊交代進入清真寺要注意衣著。不得穿著短褲、短裙,或是不莊重的服裝,女性要包上頭巾。脫下腳上的鞋子,走進空蕩蕩的大廳,牆上有著精緻圖案裝飾。我跪坐在地毯上感受那份寧靜的伊斯蘭氣息,腦中自然地浮起使徒行傳十四章有關以哥念的聖經記載。

保羅留下佳美腳蹤

    博物館.png保羅每到一個都市,都先進猶太人會堂,進去宣布上帝的救恩計畫。以色列人期待的那位君王——救世主基督,就是耶穌。保羅、巴拿巴宣教隊在彼西底的安提阿,吸引全城的人聚集要聽上帝的道。但被猶太人趕出,於是兩人就往以哥念去。到了以哥念,二人宣教隊仍是先進猶太人的會堂傳講,很多猶太人和希臘人都信了。他們就待在以哥念住了好些日子,倚靠主放膽講道,主藉他們的手施行神蹟奇事,證明他恩惠的道。直到不信的猶太人要凌辱他們、用石頭打死他們,逼迫幾近危及生命,他們才離去,前往下一站傳福音。在他們身上,我學習到活著只需定睛在如何成為耶穌的好門徒,勝過給人好印象。因為再怎樣面面俱到,都會有一群人因為福音的緣故喜歡自己,另一群因福音的緣故討厭自己。

接著到梅夫拉那博物館參觀。此館用來紀念伊斯蘭教的哲學家梅夫拉那(Mevlana Celaleddin Rumi)。他是十三世紀的人,父親是伊斯蘭教的神祕主義教派——蘇菲教派的教士。這派嚴格執行戒律、崇尚精神生活,梅夫拉那以這為基礎另創支派,發明了旋轉舞(Sufi whirling)。但他們不認為這是舞蹈,而是一種靈修方式。

迎賓的民族舞蹈——旋轉舞

博物館陳列這派教徒的手稿、用過的物品,並有蠟像表現其生活方式。其中最吸引我的是旋轉舞的示意蠟像。信徒頭上帶著象徵墓碑的高帽,穿著象徵壽衣的白衣裙、外罩象徵世俗的黑斗篷。據說跳舞的開場動作是脫去黑斗篷,傳遞靈修的重點在於脫離世俗。接著右手手心向上,代表接受神的旨意,左手手心向下,表示將神的旨意傳至人間,開始旋轉,雙臂自然張開。透過不斷地旋轉,最後會進入一種神聖特殊的心靈體驗,達到天人合一的冥想境界。相傳梅夫拉那在持續旋轉三十六小時之後成道,因此信徒以旋轉做為蘇菲的重要修煉方式。如今旋轉舞不再侷限於宗教行為,在許多餐廳裡是場極為重要的迎賓民族舞蹈。

喜好舞蹈的我,也躍躍欲試。拉丁美洲舞蹈,明朗輕快、活潑有力,舞步爽脆,不拖泥帶水,就像俏麗的少女,舞姿輕巧活潑。愛情之舞倫巴,羅曼蒂克的氣氛濃烈,心靈在春的光艷中交舞著變。吉普賽民族舞佛朗明哥,手部的搖擺及腳步的踢躂,悲怨、奔放、激情,一股股愛恨情感的強浪,淋漓盡致地傾洩而出。我體驗過各種舞蹈的特性與表情訴說,還沒有試過旋轉舞。手臂延伸,腿已拉直,偷偷在原地轉了幾圈。

舞蹈,敬拜方式之一

IMG_0360.JPG我目不轉睛地盯著旋轉舞的示意蠟像。感受到上帝的信仰跟其他宗教真是截然不同。我們的靈修重點不在於達到天人或神人合一的境界。因上帝就是上帝,人類就是人類。祂是創造主,我們是被造者,完全不同的存在。靈修是讓我們這些受造者,在創造主的靈裡面,體會天父上帝的心,學像耶穌。

在聖經中,跳舞也是一種對上帝的。大衛身著細麻布的以弗得,和以色列全家在耶和華面前,用琴、瑟、鼓、鈸、鑼各樣樂器作樂跳舞迎約櫃。究竟那是怎樣的一種激昂熱烈的敬拜舞蹈?讓會眾同沐於那種超越聲音語言的言說,表達對造物主上帝的感激。

IMG_0363.JPG根據旅遊手冊的資料,旋轉舞這個教派其實原為基督教派之一,後來集體改信阿拉。象徵墓碑的高帽,象徵壽衣的白衣裙、象徵世俗的黑斗篷,實在充滿基督信仰「死裡復活」的意涵。旋轉舞,對蘇菲教派是冥想修練,對遊客是土耳其的民族舞,我則是想以這舞蹈,用回應那救我從黑暗入光明的神聖,表達心底的覺醒,人性中的暗黑如何因光明而重生。

圖說:以哥念清真寺、路司得古物放置處、梅夫拉那博物館、哈蘭蜂巢泥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外宣教季刊 的頭像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