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宣挑戰】

沒有代價的服事?

一廂情願的貢獻自己所知的技能、所懂的體制,和金錢,除了使自己一時的虛榮獲得滿足,很有可能到後來什麼都沒有留下來……

詠寧

幾個月前,我參加了一個區域性的跨組織夥伴會議。好幾個來自不同組織的工人齊聚一堂,為了所共同服事的民族,一起分享資源、評估經驗,並研擬可能的合作策略。會議的議程之一,是各團隊介紹自己目前的服事內容、值得分享的資源,及迫切需要的協助。

參與會議的團隊有十幾個,其中有一個是以音樂專業來服事的。音樂不是我的專業,但我知道藉著音樂可以展開完全不同的服事領域,和開啟許多超過想像的正面可能;更何況,對於我所服事的少數民族,音樂更是他們與生俱來的天分和日常生活的調劑呢!因此,在這個團隊報告時,我特別地在聆聽時仔細估量,也許可以和他們一起合作,推動音樂的服事。

是否真有興趣?

不過,這個團隊所分享的內容,不知道為何,就是讓我覺得「怪怪」的。他們在少數民族地區,引進了算是相當先進(並高昂)的錄音技術,也將這些錄音分享給不同族群的少數民族聽(這些族群彼此間語言不通)。他們分享說,這些不同語言版本的錄音受到不同民族「極熱烈的歡迎」。「他們都對於所聽到的感到興奮,並且希望能夠把自己民族的音樂也錄下來。」「我們打算於近期舉辦一個音樂創作營會,讓不同少數民族的代表都來,分享自己對於音樂的夢想,和譜寫屬於自己的詩歌。」

這個團隊不是以記錄保存民族音樂為目標,而是希望能夠鼓勵各民族都以自己的民族音樂為驕傲,甚至能創作出屬於自己的基督教詩歌;但是,以這樣的起步和推動,如何能夠達到他們心中期望的目標呢?再者,人會顧全彼此的面子。如果有不認識的人拿我聽不懂的音樂給我聽,我也不會馬上表達不喜歡或掉頭就走,更何況他們是來自國外可敬的「老師」。因此,我不明白他們為何能如此肯定這些民族對聽不懂的音樂是真的有興趣。

會議結束後,我和幾位一同參與會議的長輩們共進晚餐,他們問起我參加會議的感想,於是我將心裡覺得「疑惑」的事請教他們。我說,我知道音樂是重要的服事內容,也是少數民族文化中重要的元素,本來就該以音樂來服事他們;但是為什麼,這個音樂團隊的服事,會讓我覺得有點無所適從呢?

沒有代價的服事

幾位長輩聽了,沒有誰很快告訴我他們的想法。然後,其中一位對我微微一笑,說:「你會覺得怪的,也許沒錯,但我不清楚這個音樂團隊的實際情況,也許也不該說什麼。但是,有一點是沒有錯的,就是他們的確非常努力、非常盡心,竭盡所能地把他們會的分享給所服事的少數民族……,他們所做的,都是不需要付上任何代價的服事。是『沒有代價的服事』。」

「沒有代價的服事?」我一點都聽不懂。

 

「他們個個都是可愛的信徒,也是優秀的音樂專業人。他們知道,少數民族喜愛音樂、需要音樂,因此想要以自己的專業,來『幫助』和『服事』他們;而『服事』的方法,就是把自己會做的事情全部拿出來,叫他們也做,好像這些少數民族的朋友,學會了高技巧的錄音、學會了讀和寫五線譜譜表,並把基督教術語放在他們本來自己的民族音樂曲調裡唱出來,就是他們服事『成功』的證據了。」

「這樣有什麼不對嗎?」

明白對方真正的需要

「他們確實是把自己最能幹的技能貢獻給了少數民族朋友;但是,他們可曾知道,他們所愛的少數民族朋友,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是花上幾百小時訓練得到高技巧的錄音,還是希望從我們的音律訓練中解開他們已經失傳百年的樂句結構?或是更認同自己的音樂所具有的獨特結構和元素,領悟到自己在上帝面前的合宜形象?這樣是否會比他們終於學會了怎麼算五線譜的音階(而非只是用簡譜標號)來得更有意義?」

我不懂音樂,可能沒有完全明白長輩的意思,但我卻從這件事上,愈來愈明白了什麼叫做「沒有代價的服事」;或是說,「不需要付上代價的服事」,即使這些「服事」都可能讓我們幾乎賠上性命。

捨己,跟隨基督的腳蹤行

一位在少數民族地區傳福音、植堂拓展多年的海外工人,在所建立的小組略具規模以後,就督促他們「選立自己的長老,我來為他按手」。這個「指示」讓小組成員非常困惑並不解,因為當地少數民族的社會是大家庭聯合的家長制,沒有特別的帶領人,也沒有誰說話大家一定都要服從的傳統,而是幾位長輩共同參議來決定重要事務,因此在教會或小組中也應當聯合共議,而非選一個人出來大家都去聽他的——好像這個海外工人自己家鄉的教會組織一樣。

這位勤勉善良的工人因為堅持要選立長老,至終與小組完全決裂,因小組無法悖乎自己的傳統行事,而工人也無法跳脫自己的文化盲點,就連後來工人為小組逕自選出的「長老」,也因不堪眾議,完全離開了信徒群體。這件事情,被這位工人理解為當地信徒的忘恩背義,是耶穌基督加給他的「十字架」,真的幾乎要了他的命;在他離開以後,這個小組也不再聚會了。這位工人是否曾在這裡服事過,真的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來。

聖經翻譯員如我,很可能也會鑄下類似的遺憾——視翻譯完成的紙本聖經為我最高的服事目標,而不是將上帝的話語,用他們願意和可以理解的方式,烙印到他們的心裡。以致於我很可能窮盡一生的年歲,終於奉獻給他們印刷精美的少數民族語言版本聖經,卻從來沒有在他們的心裡、眼裡,用活生生的見證,向他們見證耶穌是活人的基督,而他們若樂意跟隨,也當跟隨基督的腳蹤行,捨己、愛人,無論是此生,或是永生。

成為基督的活見證

當我思考到這一層,才真的明白了前輩所謂的「沒有代價的服事」是什麼意思,因為能稱之為「代價」的,從來都不是金錢、時間、技能、體制等等可以算得出來、值得誇口、懂得怎麼拿出來的東西,而是我們從基督那裡得來的、我們自己也不會情願捨掉的命。當我們活在不認識基督的民族當中,若要成為基督的活見證、吸引他們也能過著捨己愛人的信徒生活,自然必須要在他們面前先把自己的命給捨了——在病床前告訴肝病的病人,我會為你向上帝禱告祈福,但是生病是因為酗酒,那就要戒掉拿來逃避養家活口責任的酒,不然就算幫你付清了醫藥費,你的病和你的家還是不會有救;或是對著表面上想認識基督其實是想要從有錢的外國人身上撈好處的「福音朋友」說,金和銀我都沒有,人帶著貪婪的心是不會尋見主面的。諸如此類的「真相」和「代價」,才會是有可能留下果子的努力。

一廂情願的貢獻自己所知的技能、所懂的體制,和金錢,除了使自己一時的虛榮獲得滿足,很有可能到後來什麼都沒有留下來。人需要親耳親眼見主,方能走到願意認罪悔改、追求聖潔的那一步;而我們這些服事主的工人,更需如此。

感謝前輩的提醒。我為自己禱告,願更加認識所服事的人群,知道他們的心聲和呼求,也真正在他們心中成為基督的活見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外宣教季刊 的頭像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