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祈禱

宗教改革五百年後的德國

要為這世界禱告,在這新秩序重組期間,必然有很多變動,不單政治和經濟,還有人心不安和恐慌……

羅惠強

1517年的十月,馬丁路德在把九十五個問題釘在教堂的大門上,向教皇質詢教廷的贖罪券和神赦罪的真理問題,這行動標示著德國宗教改革的開始。有幸在宗教改革五百年後,到德國來經歷一下這裡的氣氛,因著宗教改革而祝福世界的教會和信徒,值得我們為這土地代求。

期盼昔日復興榮景重現

德國無論是天主教或基督教的教堂都隨處可見,哥德式宏大的教堂,鐘樓高聳雲宵,每逢主日,不少商店多閉門停業休息一天,教堂鐘聲連連不絕,使人想起十九世紀教會復興,人人穿著整潔服飾到教會去敬拜的榮景。

我的朋友告訴我,現今德國很多教堂參加主日者寥寥可數,奉獻根本支付不起教堂的開支,教會的神職人員屬於政府公務員,由政府支薪,所以仍能維持生計,但主日到教會參加崇拜者,恐怕十年後,就只剩下白髮斑斑的老人了。德國的年輕人對屬靈的事不感興趣,要為德國的下一代禱告,求主復興。願當年馬丁路德對真理的熱誠、認真和堅持,對聖經信念上獨排眾議的勇氣,在今天德國的年輕人中重現。

近年中東政局不穩定,大量難民湧向歐洲,德國總理梅克爾率先表示接收和援助難民,結果國內反對聲四起,極右派政黨對她口誅筆伐,有些右派極端人士對新移民表示排斥和抗拒,德國總理大選在即,相信政黨辯論過程中,又會產生一些不穩定的情況。求主保守德國八月至十月間的大選過程,也讓他們選出真正願意為國家服務和為人民謀福祉的總理。

信仰自由非在罪中自由

有人打趣的問,世上土耳其人最多的第二大城市在那裡,答案是德國。原來自東西德分裂以後,西德的發展需要大量勞工,他們向土耳其招手,雖然九○年代東西德統一,德國勞動力充足,停止輸入外勞,但在德國取得居留權的土耳其人已上千萬。在德國不難找到土耳其餐舘,或由土耳其人經營的超級市場和小商店。土耳其人多半是穆斯林,在土耳其作福音工作較困難,但德國宗教自由,為這裡的土耳其人或中東的新移民代禱,願他們在此能遇上那釋放人、使人自由的主。

談到自由,德國的電視節目可說是絕對自由,對性的開放更是毫無尺度可言,有些遊戲節目內容,不單對心志未成熟的人有負面影響,就是對青年、成人,耳濡目染下,都會產生低俗的幻想,要記念青少年的心不致被色情渲染、荼毒。

德國的法蘭克福商貿中心有個巨型歐元標誌,遊客總愛在那裡留影。這原本是象徵歐洲各國的團結合一,經濟的力量,資源的共享,可惜英國一直沒有加入歐元的行列,現在更脫離歐盟,而歐元也受希臘、義大利等國經濟疲弱拖累,使得歐洲一體化的理想幻滅。其實共產世界早已告訴我們這個事實,就是當人的自私或罪性沒有得到根治,共享只會加增貪念。站在這廣場,我默禱求主引導在這裡拍照的人都能學會,分享是共贏,自私則叫眾人同受虧損。

重組世界新秩序

德國總理梅克爾在她競選談話中表示:「我們完全倚靠別人的時代,某種程度上,結束了。………我們歐洲人須把自己的命運認真握在自己手裡。當然,我們需要美國、英國,和包括俄羅斯等鄰邦的友誼。可是我們需要體認到,我們作為歐洲人必須為自己的未來和命運而戰。」似乎這是德國總理對美國和英國多年的盟友關係重新定位,甚至對歐盟成員的團結發出警告。有時事分析員表示,這是二戰之後歐洲與美洲秩序的分水嶺,顯然這也是重組世界新秩序的開始。要為這世界禱告,在這新秩序重組期間,必然有很多變動,不單政治和經濟,還有人心不安和恐慌,求主讓人知道,當洪水氾濫的時候,祂仍坐著為王,祂是可以投靠的主。

幸而有機會走到沃木斯(worms), 1521年五月廿五日,馬丁路德在這裡被教廷宣判逐出教會,天主教正式與宗教改革者決裂。在這花園內思想馬丁路德被逐時的無助和驚愕,又思想到他對因信稱義的肯定——唯獨聖經,唯獨信心,唯獨耶穌,唯獨恩典,唯獨神的榮耀。甚願德國在這變幻的世代中,重燃唯獨叫神得榮耀的決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外宣教季刊 的頭像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