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選粹】

天地彰顯神的榮耀

青草提供了許多草食動物的日用糧食,幾乎不用人去栽種。土地不但產生礦物,更能夠種植各種可食用的蔬果,滿足人類的生活……

姜寶陞

詩篇一○四篇共有卅五節經文;起首與結尾都是以「稱頌讚美耶和華」為鵠的。

從該詩篇的整體思維架構,讀者不難看出,詩人寫作之目的是要我們看見,在廣闊的天地之間,神創造的奇妙與豐富,以致我們打從心底詠唱出讚美神的詩歌。詩的中心鑰節應該就是廿四節的經文:「耶和華啊,你所造的何其多!都是你用智慧造成的;遍地滿了你的豐富。」筆者不才,試將平日研經所得,將此篇寶貴的經文,作重點式的解析,以與主內肢體分享:

一、大地因神的命令而建立秩序

第五節:「將地立在根基上,使地永不動搖。」神創造地球在軌道上運行,千古以來都是如此;在牛頓沒有發現萬有引力之前,早已如此。星球之間的引力,都是經過精心的計算,不會因為某種因素,地球被吸離軌道。在基督再臨之前,我們可以放心的在這個藍色星球上生生不息的活着!也不必擔心全球毀滅性的核戰爆發,因為祂的「彩虹之約」早已應許:「地還存留的時候,稼穡、寒暑、冬夏、晝夜就永不停息了。」(創八:22)

第六節:「你用深水遮蓋地面,猶如衣裳;諸水高過山嶺。」在洪荒世界,地球初造之時,整個地球可說是一個「水球」(彼後三:5)。之後,才形成了山岳和低谷,正如第八節經文所說:「諸山升上,諸谷沉下,歸你為它所安定之地。」根據神學家加爾文(John Calvin)的預定論神學來說,每一片雪花的掉落都有一定的位置。的確,宇宙間的萬事萬物,都在神的管理之下,沒有一件事是例外。

第九節:「你定了界線,使水不能過去,不再轉回遮蓋地面。」界線,是神的命令所定,即使海水的浪濤再大,還是被月球的引力所控。月球與地球的距離,除了神的大智慧所設計外,還有誰能夠如此?「自然論」、「偶然論」、「進化論」都很難自圓其說。根據這節經文所標示的意義,水與陸的界限已被神定妥,挪亞時代全球性的大洪水,是永遠不會再回頭了(海嘯與溫室效應是另一個議題,不在此討論)。

二、人類界、生物界、自然界因神的設計與滋養而獲益

第十到十三節指出,神提供豐富的水資源:「耶和華使泉源湧在山谷,流在山間,使野地的走獸有水喝,野驢得解其渴。天上的飛鳥在水旁住宿,在樹枝上啼叫。他從樓閣中澆灌山嶺,因他作為的功效,地就豐足。」瞧!大地因有豐富的水泉,飛鳥走獸都因神的慈愛得到供應;因為水的豐沛使生命得以延續,鳥啼鶯鳴的美景才會持續地出現。

第十四到廿三節經文顯示神的創造與設計充滿了巧思與慈愛;十四節:「他使草生長,給六畜吃,使菜蔬發長,供給人用,使人從地裡能得食物。」青草提供了許多草食動物的日用糧食,幾乎不用人去栽種。土地不但產生礦物,更能夠種植各種可食用的蔬果,滿足人類的生活。這一切都是出自神的恩典與慈愛。

第十五節:「又得酒能悅人心,得油能潤人面,得糧能養人心。」以中東的背景來說,酒應指葡萄酒,油應是指橄欖油;此油不但能夠食用,而且已證明是較益於人的食用油;所謂對健康有益的「地中海食物」即包含橄欖油在內。橄欖油除了食用,在古代更益於潤膚、點燈等作用。

第十六節、十七節經文:「佳美的樹木,就是利巴嫩的香柏樹,是耶和華所栽種的,都滿了汁漿。雀鳥在其上搭窩;至於鶴,松樹是牠的房屋。」利巴嫩香柏樹,是極佳的建材;所羅門建聖殿時,曾運用水路從利巴嫩購置大批的此種建材到耶路撒冷。松樹更是高大挺拔,林相優美。可以想像,大地林木森森,不但可以森林浴,更是黃昏群鳥歸林休憩之地。可惜因人的自私,濫墾山林,以至於破壞了生態環境,至終卻影響了人類自己的生活;這豈不是咎由自取?!南美洲亞瑪遜河流域的熱帶雨林,被稱作「地球之肺」,倘若不加嚴格護理,後果一定不堪設想!

第十八節:「高山為野山羊的住所,巖石為沙番的藏處。」神造的物種,自有其本能與特性。在電視頻道上多次看過野山羊在嶙峋的山脊上跳蹦自如,連兇猛的山獅也對牠們束手無策。沙番(中東地區乾河谷上的岩蹄兔),藏在巖穴中,生養繁殖,世世代代,傳之久遠。

第十九至廿三節:「你安置月亮為定節令,日頭自知沈落。你造黑暗為夜,林中的百獸就都爬出來。少壯獅子吼叫,要抓食,向神尋求食物。日頭一出,獸便躲避,臥在洞裡。人出去作工,勞碌直到晚上。」這段經文最重要的意思是說明太陽和月亮的創造,使地球有了白天和黑夜的循環,使人類和各種動物都能各適其位。

        太陽與月亮是人類最基本的定時器,也是節令的根據;在我們華人文化中,太陰曆(月亮)仍舊是很準確的節令時序之依憑。至於「日頭自知沈落」一句,我們不能說是違反科學理念!因為詩篇是以詩體方式寫作,更重要的一點,聖經是用「自然語言」(Natural Language)的方式寫出神的啟示真理;所謂「自然語言」亦即「日常語言」(Ordinary Language);直到今日,人們還不是常說:「太陽下山了!」這樣的口頭習慣語,是不必用科學語言來說明地球繞日的道理。

        有了地球自轉的設計,才會有白日黑夜的循環,這樣百獸可以趁夜捕食,人類可以在白天工作,晚上入睡休息。雖然邁入廿一世紀的今天,由於電力照明的普遍性,夜晚工作的人為數不少,但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慣例,仍舊是今日地球村「長脊骨」(人類)的普遍習性。

三、神對萬事萬物擁有主權

第廿五節:「那裡有海,又大又廣;其中有無數的動物,大小活物都有。」第廿七節:「這都仰望你按時給牠食物。」每當見到廣大湛藍的海洋與潮汐,及其中巨大的藍鯨、舞躍的海豚,還有廿六節提到的鱷魚,原文是指「拉哈伯」(海怪)。另外還有千萬水族,神不但以食物鏈來養活牠們,也對牠們行使生死的主權;因為廿九節談到:「你掩面,牠們便驚惶;你收回牠們的氣,牠們就死亡,歸於塵土。」非但如此,神對大地及山巒,這麼堅固的被造物,也都具有主權;正如卅二節經文所言:「他看地,地便震動;他摸山,山就冒煙。」

詩人寫到最後,不由自主地從心中發出對神的頌讚!詩人在卅三節中告白:「我要一生向耶和華唱詩!我還活的時候,要向我神歌頌!」詩人的心聲,應該也是世上所有基督徒的心聲。本詩篇最後一節,也就是卅五節經文,詩人帶出一個心聲:「願罪人從世上消滅!願惡人歸於無有!」此心願在聖經中早有應許;新天新地無罪的榮景,在基督從榮耀中降臨時,必然實現!故此,本詩篇以「哈利路亞」作為完美的大樂章休止符,是最恰當的結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外宣教季刊 的頭像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