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祈禱】

禁止西方教育?——奈及利亞           

羅惠強

也許你不知道奈及利亞在世界的那一角落,也許你沒有興趣知道什麼是博科聖地,但或許你聽過下列這則駭人的新聞:

2014年4 月發生在奈及利亞奇博克(Chibok):有一群武裝份子,闖進一所官立女子中學,擄掠了二百多名學生,繼而失踪。不久,武裝份子博科聖地(Boko Haram)的主腦承認是他們所為,且揚言要把這些女學生賣到妓寨去,或賣給富裕的商人,消息震驚全球。而二百多名少女被擄到那裡去,政府當局對他們的下落毫無所知,也束手無策。

2018年2 月,博科聖地又重施故技,在奈及利亞的西北部尤比州(Yobe)的達普奇(Dapchi),企圖擄掠九十多名女學生,幸而七十多人獲救,事件中兩人死亡,而十多人仍失踪。

這些擄掠事件在四年中接連發生,前被擄走的女孩,於兩年前有消息傳出,有少部份被救出,但已成了有孩子的母親,而大部份的女孩仍是下落不明。更令人驚奇的是,恐怖份子仍消遙法外,還在電視或網路上發佈恐嚇言論,奈及利亞政府完全處於被動的角色!我們不禁要問,這是個怎樣的國家?博科聖地又是怎樣的組織,組成份子為何?

對西方教育的誤解

博科聖地(Boko Haram)——意指禁止西方教育。聽起來好像很不合理、無知和反智。其實這只是顯示出伊斯蘭與西方文化之間的嚴重矛盾和誤解的交會點,伊斯蘭文化對真主的關係取向聽命與順從,與異性交往的取向是逃避、分離和禁制,西方教育則以理性和懷疑入手去尋找答案,男女相處則取開放、認識和交往的態度。伊斯蘭世界的罪行或對女性的侵犯會在黑暗中做,西方世界的罪行卻展現在電影的情節中。

因著西方教育,學生漸漸對宗教產生疑問,甚至離開伊斯蘭信仰,這使伊斯蘭宗教領袖對西方教育不滿,又加上社會上的罪惡上升,道德下降,他們便歸咎於西方文化入侵,如色情或暴力的電影,再加上西方教育學校的男女混合上課,內中也有些學生課餘行為不檢,男女學生發生性關係。因此,有些保守的伊斯蘭領袖言名西方教育只是帶來伊斯蘭世界的不道德且離棄真主,所以要禁止西方教育,結果這些極端言論,又吸引著一些在社會上的邊緣人士,他們以反對西方為己任,結果走向極端的思想和行為,不單反對西方,且反對與西方交好的政府和人民。

禁止西方教育的博科聖地,越走越極端,本來只是反對罪惡,到最後卻是嚴重罪惡的製造者,豈不可惜。要為這組識求憐憫,願神開啟他們的心靈,讓他們有回轉的機會,不以一己的思想為絕對的真理,以為替天行道卻自絕於天道之外!

政治、經濟問題多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博科聖地能招聚眾多青年人來反對政府,擄掠二百多少女,隱藏不被發現,相信必有一些的政治因素在其中。其實奈及利亞是個頗為富強的國家,有石油生產出口,可惜政府過於依賴石油出口,大部分石油利潤掌握在富有者手中。而大部分勞動力從事農業,造成70%的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以下。政府管理不善,大部份青年人找不到明天的出路,是奈及利亞的致命傷。請為當地在上的掌權者代禱,讓他們有智慧管理國家和愛護人民。 

石油可為國家帶來富庶,但如果沒有保養生息,又會帶來災難。石油提煉商或分銷商只重視抽取石油所得的利潤,沒有建造防止石油污染的措施,結果石油餘渣流入土地,污染地土和河流,對下一代的身體和成長傷害不小。要為這大地求痊癒,願人學會對大自然保養顧惜,仍能享受神創造的美好。

廣傳福音 改變人心

奈及利亞的穆斯林佔人口的52%,而基督徒約為44%,其餘是傳統的民間信仰。國家北部有些地區已實行伊斯蘭法,而基督徒又是相信獨一真神信仰,穆斯林和基督徒常因生活、文化、信仰的不同而引致關係緊張,常起爭鬥,劍拔弩張,也因暴力事件導致雙方都有人傷亡。有些基督徒正努力接觸在信仰上未認識福音的人,向他們解明福音的真義。深願他們不會因宗教不同而產生仇怨,讓更多基督徒勇敢與人分享福音的好處,也讓愛的真理化解過去的寃仇,永生神的福氣臨到每個家庭。

博科聖地組織在奈及利亞進行恐怖活動產生後遺症,不但使被擄掠女孩在身心靈上受傷害,甚至喪失生命,家長也因失去女兒而傷痛,更讓所有父母送子女到學校就讀都感到不安、牽腸掛肚,學校的老師更為學校安全膽戰心驚,孩子們在學校上課也都沒有安全感。

聽聞此組織再次進入學校擄掠學生,令人震驚且忿怒,但轉念再想,他們在不公義的政權、極端宗教的教育下,淪為政客慫恿、擺佈下的政治籌碼,這群年輕人也是受害者。深盼奈及利亞,由總統、高官,到這群博科聖地青年,有一天受聖靈光照,為罪、為義、為審判,在無限的自責和痛悔中,能認識這施恩的主,有得救的智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外宣教季刊 的頭像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