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祈禱】

為法國求平安

恨能挑啟爭端,愛能遮掩許多的過錯……請記念那些因苦毒而傷害別人的人,也請記念那些受害家庭不致在傷痛中成為別人的傷害……

羅惠強

十一月十三日法國巴黎多處發生恐怖襲擊,舉世震驚。多處的襲擊,顯然不是巧合或個別的事件,而是有計劃的恐襲,事後有不少評論文章,分析為什麼會選上法國,據分析,襲擊事件的策動者是有伊斯蘭背景的人士。有人以為是因為法國宣告要加入戰圈,出兵伊斯蘭國,以至激發極端份子要向他們先來個下馬威。有人又以為是法國的政教分離政策使新移民被邊緣化,因而製造出一批批極端份子。這些理由都道出了法國,甚或世界所面對的挑戰,需要留心和記念。  

也許我們可在網上遊走遇襲的地區,一面思想所遇事件,一面記念法國的情況。

一、Stade de France法蘭西足球場

恐怖襲擊發生時,這裡正進行一場德國與法國對壘的足球賽事,足球運動本來是中性的,沒有罪惡成份,雖然球迷有時會太投入賽事,鍾情於自己所支持球隊而作出過於激烈的行為,但仍然是一項運動,球迷的胡鬧,過去了就完結。這些拿起槍到處胡亂發射的人,只是偶然來這裡嗎?極端的伊斯蘭國好像不大有興趣足球運動的,甚至把足球愛好者處以極刑!查究原因,原來伊斯蘭歷史中,有很多戰事,也有很多仇殺,在仇殺中,常聞他們把敵人的頭顱砍下當球踢,以示侮辱和藐視,也許是這些傷痛記憶,踢足球就不是和平快樂的運動,而是使他們記憶仇恨和羞辱。恨能挑啟爭端,愛能遮掩許多的過錯,仇怨歷經幾世代都不能解決,只有愛能撫平傷痛。在這裡請記念那些因苦毒而傷害別人的人,也請記念那些受害家庭不致在傷痛中成為別人的傷害。 

二、Rue Bichat, Rue de Charonne

這裡有幾所餐廳,酒吧,以及薄餅店,都是槍手射殺顧客的地方,如果硬要找理由去解釋槍手開殺戒的動機,很可能就是他們不能接受酒吧!伊斯蘭世界中可以說是萬惡以酒為首,雖然他們寄望將來的天堂有使人不醉的美酒,但在世界上仍是容不下美酒。在這過程中,可謂矛盾重重,一方面不容滴酒沾唇,另一方面又渴望美酒滿杯的一天。也許這裡值得我們思想,一面要竭力過禁戒的生活,另一面又是熱切嚮往的生活。穆斯林要擺脫這本質矛盾的生活和思想,可謂苦矣。願他們在禁戒中認識有超越能力的創造者,祂願與人分享得勝罪惡的能力。

三、Le Bataclan 巴塔克蘭音樂廳

在這次恐怖襲擊中,死傷者高達八十多人,是受害人數最多的地方。選擇襲擊這所音樂,有人以為當天的加州搖滾樂隊 Eagles of Death Metal 與以色列交往甚深而引起殺機,但槍手沒有針對歌手廝殺。其實在伊斯蘭世界中,音樂是世俗的東西,土耳其的肚皮舞,是供宮庭富戶欣賞的一種艷舞,保守的穆斯林對它口誅筆伐。搖滾樂在保守的穆斯林心中,沒有絲毫好處!雖然古蘭經是以阿拉伯的詩詞形式寫成,他們的禮禱詞也是以唱頌形式表達,但可惜阿拉伯的詩詞樂譜,在伊斯蘭的領導下,樂韻盡失!甚願他們體會愛的上帝,以至心中美辭泉湧,唱出新歌。

法國本來是個強調多文化共融的國家,來自世界各地的新移民,是全國人口17%,而穆斯林則高達六百萬,是人口的10%,據統計在法國的清真寺數目有1,500間,有記錄的祈禱室則有1,800間。在歐洲婦女的生育率是1.6,而穆斯林的生育率是3.5,按數字分析,不出二十年,法國的穆斯林人口就會超過傳統的基督徒,如果有人要求修改憲法,歐洲很多國家大有可能會成為伊斯蘭教的國家了!我們需要為法國教會和信徒守望和代求,需要主的靈去復興他們。

恐怖襲擊後,法國政壇也產生變化,保守右翼政黨明顯在選舉中領先,顯示法國對外來民族有點厭倦,排外的氣氛漸濃!受襲後的法國人已成驚弓之鳥,驚惶使人失去安全感,沒有安全感使人不易信任,不信任使人保持距離,距離使人產生隔閡,隔閡使人產生誤會,誤會使人產生埋怨,埋怨使人產生仇恨,需要為法國求平安,願主賜下安慰和醫治,饒恕仇恨和遺忘傷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外宣教季刊 的頭像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