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微光】

宣教,是上帝要我們成為某些人禱告的答案

念完神學院,在醫院的第四年,我聽到泰國北部急需資源和工作人員的消息,馬上就明白上帝回應了我的禱告……

黃和美/口述       戴芯榆/採訪

   世界微光1.jpg   我大學一畢業,就考上了藥劑師,原本想出國留學,但無意間聽到台東醫療資源不足的消息,就改變了想法。我的老家在台東,當時那裡每一萬人只有0.14個藥劑師,讓我決定回鄉服務,開一間藥局。30歲時,受邀到台東基督教醫院當藥劑師主任。

    有一天,我在靈修時,讀到馬太福音中「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的經節,提到世上許多人因苦難流離失所,我不禁向上帝禱告:「這世上還有那麼多從未聽過福音的人,他們要何去何從?如果祢要用我,我在這裡,請差遣我。」之後,念完神學院,在醫院的第四年,我聽到泰國北部急需資源和工作人員的消息,馬上就明白上帝回應了我的禱告。於是我辭去工作,到曼谷學了兩年泰文,原本計劃前往金三角和清邁一帶,但無意間,聽到泰國北部有一個位於偏鄉山區的苗族村落「MaeSaMai」,便決定轉往那裡宣教。

宣教生涯廿三年

    「MaeSaMai」的村民教育程度都不高,因為環境貧窮和交通不便,大部份人都只念完基本的小學教育,如果要升學,就得下山,到外地租屋、生活,不但造成經濟重擔,還容易被欺負、誤入歧途。2003年,我和當地夥伴商量後,決定在清邁成立學生中心,接納這些外地或弱勢的孩子,並免費提供食宿,讓他們可以安心念書,跳出「MaeSaMai」的貧窮循環。

世界微光2.jpg  曾經有一個女孩,家裡有六個兄弟姊妹,爸媽因吸毒坐牢,親戚卻對這一家人坐視不理,後來,她和妹妹搬來學生中心,終於暫時能有安穩生活。在學生中心,我們會帶孩子讀書、寫作業、讀聖經。有一次團契分享時,這個女孩告訴我們,如果沒有學生中心,她大概會丟下弟妹不管,逕自找個結婚對象託付下半生……在這裡,像這樣的孩子不計其數。

我在「MaeSaMai」待了廿三年,後來才因罹癌回台灣。

    現在,我在「海外宣道協會」推廣宣教工作,希望傳承宣教經驗,培育下一代宣教士。回想當初之所以會毅然決然去泰國,或許也是因為在醫院工作時,遇見了來自世界各國的宣教士醫生,他們在台灣最匱乏的地方停下腳步、委身一生,無形中以身作則將宣教的態度傳承給我們。

若不是出於上帝 人能做什麼

來自美國的譚維義醫生,學得一口流利的國、台和阿美語,他雖然是當時的院長,卻也肩負工友雜務,還會一路護送病患到家;小兒科的龍樂德醫生,有一次看到肝膿毒的病患膿被卡住,機器又壞掉無法運轉,竟直接趴下身用嘴巴把膿吸出來,還因此感染肝炎……。這些行為都是我以前無法想像的,但這裡的宣教士與醫生們,卻將一切看得那麼理所當然,大大顛覆我的世界。   

    宣教士必定是辛苦的,但卻也能特別領受上帝的慈愛和應許。當初抵達「MaeSaMai」,沒有水,也沒有電,還需要轉好幾趟公車,才能進到村裡,我背著睡袋跟物資,挨家挨戶拜訪、問候,才發現這個看似沒人聽過福音的地方,竟也有幾位孤單的基督徒,村長就是其中一位。他們和我聊完天,開心地說:「我們求上帝賜給我們村子一位傳道人,已經禱告好久了!」我才明白,原來呼召不一定是我們自己決定「犧牲」什麼或「計畫」什麼,而是良善的上帝早已安排我們成為某些人禱告的答案。

那天晚上,我在村長家借住下來,深夜入睡時,冷風從竹籬笆的縫隙吹進來,透過屋頂的小洞,還能看見滿天星斗,心中對上帝只有無盡的讚嘆和滿足。

 

照片提供/黃和美、晨光影像發展協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外宣教季刊 的頭像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