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祢的時刻】

勇往直前

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

劉幸枝

        你喜歡跑步嗎?曾經有一位老師告訴我,他什麼運動都不會,只會跑步。因為跑步不需要什麼技巧,只要不斷往前跑。

持定目標,勇往直前

        在腓立比書三章七至十四節經文中看到,保羅是一個「喜歡跑步的人」。他的人生,從基利家的大數跑到耶路撒冷,從耶路撒冷跑到大馬士革,直到在那裡遇見耶穌,從此人生轉換跑道,開始為耶穌而跑。保羅跑進了阿拉伯的沙漠,跑到了安提阿,再從那裡跑到了今天的土耳其,接著又跑到了歐洲,進入腓立比,建立了歐洲第一間教會。他人生的終點停在羅馬市郊,在那裡他為主殉道。

        保羅應該是一個對運動有興趣的人。當時代,希臘城邦有四場聞名歐亞的運動會,分別是:奧林匹亞運動會、地峽運動會、尼米亞運動會跟皮西安運動會,這四場運動會被稱之為「黃金聯盟」。而競技項目包括賽跑、拳擊等。

        從保羅書信中我們發現他擅長使用運動辭彙。如,「人若在場上比武,非按規矩,就不能得冠冕。」(提後二:5)「所以,我奔跑不像無定向的;我鬥拳不像打空氣的。」(林前九:26)而以賽跑作為例證的經文就有八處之多,由此可見,保羅應該是一個喜歡運動的人。在快過世前,他說:「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四:7-8)所以,我喜歡稱保羅是「為耶穌而跑的運動員」。

        通常,跑步必須專注於前面的目標,如果頻頻回頭,不僅會減慢速度,也可能因重心不穩而跌倒。一個好的運動員,知道持定目標,不要回頭的重要性,保羅正是一個懂得勇往直前的人。

不再回首,勇往直前

        一般人想遺忘過去,是因為往事不堪回首;但保羅不一樣,他有風光非凡的過往,家世清白,背景亮麗。由腓立比書三章一至六節經文知道,他生長在羅馬帝國的殖民地大數,生來就是羅馬公民,又是血統純正的猶太人,而在猶太人當中,又是最菁英的法利賽人,受教於卓越拉比迦瑪列門下(徒五:34,廿二:3)。所以,保羅是名師調教出來的高材生,無論是學術涵養或行事為人,都名列前茅。

        由於他有良好的自我認知,以個人的宗教敬虔跟知識自豪,因而討厭基督徒。但是基督徒所傳的耶穌,好像是在告訴他,按照上帝完全的標準,他還差得遠呢!

        在一次追捕基督徒的行動當中,保羅在前往大馬士革的路上看見了復活耶穌的榮耀異象,他失明三天,直到亞拿尼亞為他禱告,才得以重見天日(徒九:1-18)。

        回顧過去,那些令他高人一等的亮麗背景,以及自恃誇口的宗教行為,都成為昨日煙雲。保羅說:「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腓三:7-8)從前他認為有價值的,如今比起所得到的耶穌,都顯得微不足道了。

調整眼光勇往直前

        2001年我與外子到美國旅行,透過導航會的同工引薦,寄住在一對六十幾歲的夫妻家裡,男主人名叫Shelby Wilson。這對夫妻為人謙和、幽默而且熱心助人。他們的服事很特別、也很危險,就是接待街上的遊民或重獲自由的受刑犯到家中梳洗吃飯,也試著為他們安排工作,讓他們重新融入社會。

        在他們家的客廳擺設中,發現了好幾張角力(摔跤)比賽的黑白照片。其中一張是羅馬城的背景,一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被裁判高舉右手,宣判獲勝。相框下一行字寫著:「地上最大的榮耀如過往雲煙,比不上成為上帝兒女所蒙受的榮耀。」

        我們十分好奇,請教男主人Shelby,照片上的人是誰。他說:「那是我1960年,代表美國參加羅馬奧運賽,獲得輕量級角力冠軍的照片。」我們一聽十分驚奇,實在是有眼不識泰山,原來冠軍就在眼前。於是我們扮演起記者的角色,訪談他整場比賽以及當下被宣布奪冠的感受。Shelby收起了慣有的俏皮微笑,正經地說:「那年我廿三歲,十八歲時我信了耶穌。說老實話,地上榮耀所帶來的快樂非常短暫,但受洗成為上帝兒女的那一個光榮時刻,我卻一直銘記在心。」

        保羅因信耶穌把萬事當作糞土,並不是指我們成為基督徒後,除了教會的事之外,其他都可以隨便;學生把學測跟聯考當糞土,職員把考績當糞土。而是指,比起身為上帝兒女的這個身份,其他的事物就顯得微不足道。以前我們的眼光只在地上,現在要調整眼光,以從賽跑得奬賞的態度來看待世上的每一天。因為我們跑,是為耶穌而跑,為榮耀祂而勇往直前。

回報主恩,勇往直前

        保羅因著經歷耶穌眼光改變,開始去認識這個他一直懷著偏見的信仰,並從中發現上帝的恩典。他說:「並且得以在他裡面,不是有自己因律法而得的義,乃是有信基督的義,就是因信上帝而來的義,使我認識基督,曉得他復活的大能,並且曉得和他一同受苦,效法他的死,或者我也得以從死裡復活。」(腓三:9-11)

        保羅發現,過去所奉行的宗教善行,許多時候是為了幫自己在上帝面前加分,是想藉由一些外在行為跟個人良好的條件,比別人更接近上帝,成為完全的義人,後來才醒悟到,根本無法靠自己達到那個完全的標準。聖經希臘文用了一個字hamartia,意思是「偏離了標準」,也就是——射不到靶心,中文將它翻成「罪」。

        人看自己的行為,以為自己是義人,但在完全的上帝眼中,因著我們的不完全,我們成了「罪人」。然而,耶穌卻成為上帝手中的那根箭,由祂親自射出,不偏不倚的命中靶心。只要抓住這根箭的人,都可以被帶到天父上帝的施恩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

        如果我們要靠功德與行為得救。在言語、心思、行為上每次都好比射箭,我們必須承認都無法達到完全,射不中靶心,一直在失分,但是靠耶穌,是直接拿到一百分。神學上有一個說法,就是地位的轉變——從罪人轉變成義人,我們在這個過程中,藉由洗禮宣告:與主同死,同埋葬,同復活。

為了奬,勇往直前

        保羅接著語意一轉說:「這不是說我已經得著了,已經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著基督耶穌所以得著我的。弟兄們,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三:12-14)好像在告訴大家:不要以為我「入圍」就沒事了。我人生的跑步還沒結束,還在進行當中。我成為上帝選召來參與這場神聖運動會的一員,原本沒有資格,結果上帝欽點我進入這場神聖的運動比賽中。我現在成為選手,選手的責任就是盡力的勇往直前,為耶穌而跑。

        保羅用了一個生動的辭彙「竭力追求」。原文沒有竭力兩個字,而是指前方有一個吸引人注意的目標,使奔跑的人目不轉睛,全力以赴的勇往直前。保羅說,那個吸引我的目標就是耶穌自己,藉由祂我已經得救了。別的宗教教導如何做功德、消弭業障,透過修練進入涅槃。可是聖經清楚指出,每個信耶穌的人不需要,我們已經得救了,永生應許已賜給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去得奬賞」。

        保羅將自己比喻成一個運動員,儘量讓自己保持速度,不讓任何的牽累阻礙他勇往直前,向著耶穌基督奔跑。「忘記背後」,不是指忘記一次,而是指不斷不斷地忘記;「努力面前」則是指一個人奪標的姿式,好像端午節划龍舟,奪標手身子努力地往前傾,又像是跑者抬頭挺胸的碰觸終點線取得勝利。

        這些精彩生動的語彙對腓立比教會的弟兄姐妹而言,一點都不陌生。他們彷彿真實置身在運動場,以耶穌為標竿奔馳在跑道上。古代希臘運動會的頒奬比起今日奧運更顯得隆重。不但大聲宣布:某某某,請前來領奬,接著唸出得奬者父親的名字,以及國籍和出生地。

        保羅用這麼傳神的比喻來教導腓立比信徒,我們不只是一個被上帝選召進入這場神聖運動會的選手,還要跑完整個賽程,從耶穌的手中拿到祂親自頒發的奬賞。

盡心盡力,勇往直前

        2016年北京紫禁城電影公司推出《終極勝利》這部電影。故事的主人翁正是1924年巴黎奧運400米賽跑冠軍李愛銳(Eric Henry Liddell)宣教士。許多看過《火戰車》這部電影的人,對他那場比賽的逆轉勝應該都不陌生。

        李愛銳的賽跑人生並未隨著他退出體壇而劃上休止符。相反地,他跑到了中國大陸,成為宣教士,進入日本集中營,直到他進入榮耀的那刻為止。不管是在舉世注目的奧運賽場,或是人間煉獄的集中營,李愛銳都盡心盡力為耶穌而跑。

        曾有人批評他的跑步姿勢不合格,雙手像鴨子的蹼不住擺動,頭仰著看天,整個人彷彿陷入一種神秘狀態,充滿甜蜜跟欣喜。事後有人訪問他:「我們實在不懂你怎麼看得到跑道。」他回答:「我很清楚自己是往那兒跑的。」他不為他人的喝采而跑,不為自己的榮譽而跑,他的心靈注視著耶穌而跑,把一切看作糞土,為要得著耶穌基督。他曾經說:「當我跑的時候,可以感覺到上帝非常喜悅。」

        試問,我們為誰勇往直前?我們的人生賽事為誰而跑?誰是我們生命的標竿?我們是否在乎從耶穌的手中「獲奬」?有什麼人事物攔阻我們為耶穌勇往直前?我們是否在這場神聖運動場上已經停滯不前許久?請不要半途而廢,只要你願意向主開口祈求,祂一定會透過聖靈,成為我們的陪跑者,幫助我們繼續向著標竿直跑,為要得著從祂而來的奬賞。盼望將來在白色大寶座前,我們都可以存著坦然無懼的心,滿心期待的聽到天使大聲宣告:某某某,請前來領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外宣教季刊 的頭像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