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士檔案】

孫大信——腳底流血的使徒

 Dr. Ted Moon作/余磊譯

 

1.jpg孫大信並非姓孫,而是印度的姓氏Sundar(孫大),信(Singh)是他的名字。他一生極富傳奇性,宣教志業亦然。

    1896年出生於印度經濟富裕和宗教虔誠的家庭,受母親影響,他精通於錫克教、印度教經典、及回教可蘭經,但他討厭聖經和基督徒,也參加過焚燒聖經的儀式。他說:「雖然自認為焚燒聖經是一件功德,但內在的不安卻有增無減。到了第三天,臨界爆發點,凌晨三點,我祈禱,如果真的有一個神(a God),請他向我顯現,告訴我救贖的方法(salvation)。我堅苦卓絕地決志,如果這個祈禱沒有得到回應,天亮時,我就去把脖子放在鐵軌上,等待火車來臨。」

 基督顯現 人生改變

2.png「我持續等到四點三十分,期待Krishna(印度教黑天神)、Buddha(佛陀)或其他神明,他們都沒出現;此時一道光射進室內,我開門出去查看光源,但四周黑暗,回到室內,在光裡出現的不是我預料的神,而是我原先以為是死去的基督,現在活生生出現在我面前。我永遠不會忘記祂那榮耀又慈愛的臉龐,還有祂對我說的話:『你為什麼要強迫我?明白嗎?我在十字架上已為你和世人犧牲救贖。』這些話重重扎在我心,我在祂面前撲倒在地。內心卻充滿無法言語的喜悅和平安,我的人生完完全全改變了。」

    孫大信的父親認為他瘋了,他的兄弟咒詛他,疼愛他的叔叔試著用財富來賄賂他放棄這個新的信仰。孫大信的唯一回答是:「我是基督徒,除了耶穌,我別無服事的主。」他父親把他逐出家門,說:「我們永遠跟你斷絕關係。你不配再稱我的兒子,我就當作沒生過你,你走吧!」 

孫大信離了家,搭火車要去另一個城,他知道那裡有些基督徒。在途中他開始嘔吐,嘴角流血,他知道在離家前的最後一餐,被下了毒。

赤腳傳道 進入西藏

    3.jpg幸好他下了火車,到了一個村莊,有基督徒朋友幫助他,救了他性命。他決志要當一名導師(sadhu),傳講耶穌。他行走山林之間,穿著單薄的黃色外袍,不足禦寒;也無鞋可穿,腳底割傷流血,所以他被稱為「腳底流血的使徒\ The Apostle of the Bleeding Feet 」。 

在喜馬拉雅山的另一邊是西藏。十四世紀時,基督教的宣教士便試圖進入西藏,均無功而返。孫大信卻出入多次,除了大山險阻,還有藏人的敵視。 

孫大信在西藏的山路上,發生一件人人津津樂道的傳奇。他和一名僧侶同赴高山上一佛寺。天黑又冰寒,途中遇見倒地的山客。僧侶認為這是他應得的業障,相救不見得是功德。孫大信仍然背負他上山,不久,乍見那僧侶凍死路旁,而孫大信卻因負重而暖身,安全抵達目的地。

 為福音經歷危險

在西藏他斷斷續續傳耶穌,終於被帶到大喇嘛(the Grand Lama)面前,被判處丟入「死亡坑洞/Pit  of Death」。周遭是餓死或病死的屍骨和惡臭。當坑口被蓋上,大喇嘛把配帶的唯一鑰匙將大鎖鎖上。孫大信在坑內禱告祈求拯救,第三天,有長繩和環索放了下來,孫大信被救出坑外,當時環顧四下沒有任何人。他又被抓到大喇嘛面前,大喇嘛看看還在身上的鑰匙,便要他離開,不要再回來。

    孫大信從西藏歷險歸來,回到闊別十五年的故鄉,父子重逢,父親說:「兒子,我現在也是基督徒了,我也愛耶穌。」兩年後,他父親走完世上旅途,回歸天家。 

1924年,孫大信年34,最後一次赴西藏傳福音,沒再回來,下落不明,但很明白的是他的宣教精神鼓舞印度的教會合一,共同承當基督大使命的重責大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外宣教季刊 的頭像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海外宣教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